庄淼笑呵呵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王爷,看来我们是不谋而合了,秦阳必定死在蓬莱岛。”

蓬莱岛是镇江城江心的一个岛屿,上面环境极为优美,而且有镇江城最高档的酒楼,最好的首饰店等。

每一天都会有不少富人乘船登岛享受。

“如何让秦阳他们登岛,可有计划?”韩世雄道。

庄淼点头:“王爷,已经有计划了!秦阳母亲谢燕如今还缺首饰,秦阳的侍女,她们的首饰也一般,另外,秦阳母亲谢燕认识一个人,她以前是谢燕的闺蜜,可以让她刺激一下谢燕。”

“还有,墨氏珠宝最近进了一批高品质的珠宝,墨氏珠宝已经在镇江城中进行宣传。”

“根据我的判断,秦阳他们很可能登岛。”

“我会让两千强弩手提前进入蓬莱岛埋伏,杀秦阳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韩世雄微微点头,庄淼办事的能力还是挺强,各方面安排得不错。

“弩箭多给一些,到时候让的人多练习一下。”韩世雄道。

庄淼拱手:“多谢王爷!”

没多久,庄淼带着银票离开,同时,他还秘密接手了一批军用级的弩箭,这些是韩世雄暗中让人造的,根本就没有记录在册。

短发美少女森女系装扮迷人微笑公交车写真图片

……

“妈,怎么了?”秦阳有些疑惑地道,他刚出门了一趟,回来发现,谢燕似乎有些不高兴。

萧君莹嘴快地道:“少爷,刚刚有人来过,是一个叫高薇的,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秦阳皱眉道:“妈,这高薇怎么回事?”

“上回给的教训还不够么?”

“再说了,我之前被通缉她应该知道,后面和霍家的冲突她应该也清楚,她哪来的胆子上门说怪话?”

谢燕轻叹道:“她应该是知道了咱们和谢睿他们冲突的事情,觉得谢家到时候会对付我们,我们肯定会倒大霉!”

“再加上黄家最近损失不小,她就上门来嘴上出出气。”

“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别担心。”

沈雨灵道:“少爷,高薇说燕姨如今居然都还没有几件好的首饰,说少爷对燕姨也只有那么孝顺,还说她的儿子很孝顺什么的。”

秦阳望向了谢燕有些歉意地道:“妈,我是应该早些带您购买一些上档次的首饰的,都怪我惹不少麻烦,平时您也不好出门逛。刚刚回来的路上,我正好发现蓬莱岛墨氏珠宝在宣传,说是有一批高档的首饰到了。”

“最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咱们如今的实力也强了不少,咱们一起到蓬莱岛玩几天,顺便们都买些好的珠宝!”

虽然手头有些紧,但秦阳还不至于拿不出买珠宝的钱!

和丹药等方面的巨大消耗相比,谢燕她们买珠宝,根本花不了多少钱,顶多也就百万两银子。

沈雨灵她们眼睛一亮。

她们还很年轻,玩心还是有些的,天天修练也有些闷。

“好。”

谢燕笑着点头。

虽然现在对于首饰什么的,谢燕也只有那么在乎,但她可不想下回再碰到高薇,高薇还拿这说事!

秦阳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咱们就过去!”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

秦阳叫上了楚言楚雪他们,七人一齐乘船前往了蓬莱岛。

“头,秦阳他们已经登船,目标就是我们这里。”庄淼面前一人汇报道。

“很好。”

庄淼眼中精芒闪烁,“不要靠近秦阳他们,也不要再盯着他们了,千万不能惊动了秦阳他们。”

“是!”

半个小时之后,秦阳他们一行人登上了蓬莱岛,庄淼十分谨慎,这过程,秦阳并没有感觉到被监视,也没有感觉到杀意。

“去蓬莱仙阁!”

秦阳吩咐道,他们坐上了踏雪神驹拉的马车,宽大的马车载着秦阳他们到了蓬莱岛最高档的客栈,这一个客栈不是一间间的客房,是一个个的院子,秦阳他们直接住进了最高档的四季仙院。

“哇,这里还有雪!”

“太漂亮了!”

萧君莹兴奋地道,如今是秋天,还远没有到下雪的时候,但四季仙院一处区域已经飘落着雪花。

另外三个区域,分别对应着其余三个季节的景色。

通过符纹阵法等手法,四季仙院中,同时可以欣赏到不同季节的美景,春夏秋冬不同季节盛开的花,在这里可以同时欣赏到。

谢燕有些失神,以前在帝都,谢家也有这样的院子。

“秦阳,托的福,否则我们只怕这一辈子都来不了这样的地方。”楚言感慨地道。

秦阳笑了笑没有说话,重生前,楚言可也达到了比较高的程度,哪怕没有他,这些对于楚言来说也不算什么。

“秦哥,谢谢。”楚雪道。

秦阳轻笑道:“谢什么,等们更加强大,这样的地方对于们来说也不值一提!”

“大家先稍微休息一下,吃过午饭,咱们就出去买东西!”

不知不觉,白天过去,整个下午秦阳他们都在买买买,空间指环中塞满了买的许多东西。

“好好睡吧!”

庄淼阴冷地笑着,夜幕降临了,秦阳他们已经返回了住的地方,不过庄淼这时候并没有行动。

时间到凌晨,整个蓬莱岛都安静了下来。

两千来人穿着夜行衣,拿着强弩背着箭壶快速地前进着,虽然人多,但他们并没有弄出什么声响。

这两千人都没有穿鞋,都是打的赤脚,而且嘴里都塞着一团破布,没到时间,所有人嘴里的破布都不准拿出来,彼此相互监督。

“噗!”

“噗!”

蓬莱仙阁有守卫,守卫的实力还不弱,但庄淼真元境界的修为,队伍中还有另一个真元境界强者,他们带着一些人先行动,守卫无声无息地被他们杀死。

两千人包围了整个蓬莱仙阁,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快速地靠近秦阳他们住着的四季仙院。

“敌袭!”

萧君莹忽地大声道,今晚轮到她守夜,秦阳他们睡着了,但萧君莹并没有睡着,她听到了一些声音,看到了一道道身影快速前往这边。

“都快起来!”

秦阳忽地睁开了眼睛,萧君莹一叫他就醒过来了,他这会儿也感觉到了杀气。

虽然细微,但是数量极多的杀气。

“放!”

庄淼暴喝道,他心中激动,行动到这一步,可以说十分顺利,他们的将秦阳他们住的地方包围了!

“咻!”“咻!”

超过两千支两尺长的弩箭发出破空声极速地射向了秦阳他们所住的四季仙院中。

这些弩箭都是军用重弩,上面都有符纹,弩箭上面也有符纹,射程可以达到上千米,三百米范围内,可以保持最大威力!

哪怕真元境界的强者,面对这样的重弩攻击,真气也会极速消耗,凝气境界的强者,根本就抵挡不住这样的重弩攻击!

四季仙院面积也就那么大,其中房子占的区域就更小了,两千多弩箭大部分都是射向了一个个的房间。

总共七八个房间,少的房间也分到几十支弩箭,多的分到两三百支!

秦阳住的这一个房间,就运气很“好”地分到了两三百支弩箭!

哪怕秦阳已经达到了真元境界,一瞬间,秦阳也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死亡威胁!

大殿内已经来了不少的天之骄子。

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在场的天之骄子基本上都是站着不动也不出声,仿佛在思量什么事。

叶玄看到好几个熟人,同时注意到几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一丝丝的杀意存在。

他们隐藏的很好,又如何瞒得住叶玄的感应。

叶玄当做不知道一样,心里将这几个人暗暗的记住,“这些人一定是和木家有关系,要么就是燕天南所认识的人,或者是许下的什么好处?”

叶玄迅速判断分析,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莱恩带着叶玄来到宫殿,来到后面的一处地方停下来。

那里是引导者的聚集地。

此时这些引导者脸上都带着一丝丝的喜色,还有一丝丝的紧张,能走到这一步,基本上都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他们走得越远,引导者获得的好处就越大。

“莱恩,你这胆子真有些不小啊,连我木家的仇人,你都敢护着,你这是没把我们木家当成一回事啊!”

莱恩一进来就有一道目光狠狠的盯过来。

何静晒拍纯真美颜

莱恩立刻认出来,这是木家的引导者木天林,乃是木家的高层之一,也是最不要脸皮的家伙,跑过来当什么引导者,暗中拉拢了一波天之骄子到他们木家。

要是平时的话,莱恩肯定会有所忌惮有所害怕的。

木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确实不是莱恩所能得罪的。

可如今莱恩却底气十足,他相信叶玄一定能通过考核,成为铁血魔宫的弟子,再有莱恩自己又上交了50万块地狱黑金,等于在上面挂了名,只要叶玄能取得好成绩拿下名额,他的地位就会上去,再也不用当什么引导者,到时候随随便便一个身份拿出来,就不是木家所能威胁的,反之还要客客气气。

“木兄,你这话说的不对,你们木家财大气粗,高手如云,我什么时候没把你们木家放在眼中了,你这话可要说清楚了,你要是不说清楚了,我是非常不高兴的。”莱恩冷冷的回了一句,不惧怕的迎上木天林的目光。

这一幕也让不少人引导者暗暗感到震惊。

今天的莱恩难道是吃错了药不成,居然还敢和木天林唱对台戏?

这可有些让大家感到意外。

木天林看不上莱恩,要背景没背景,要家族没家族,无非是有个引导者的身份。

“莱恩,你怎么说话的?难道我说你一句不可以吗?”木天林不爽道。

木家对不平等的势力向来都是十分的霸道,而莱恩就属于那种可以欺负的对象。

莱恩淡淡的看了一眼对方,“你是引导者,我也是引导者,难道咱们双方的差距很大吗?你要是看我不爽的话那尽可动手,我二话不说奉陪到底。”

这话再次让大家震惊,莱恩这是要生猛的一塌糊涂了。

木天林神色阴晴不定,在这些引导者当中,有那个引导者敢和他唱对台戏的,偏偏莱恩这么做了。

“好一个莱恩,不就是有个好的候选者,你还真牛了,我记住你了,希望你那位叶玄候选者走的更远。”木天林的脸上闪烁着危险的气息,他发誓等到淘汰赛结束后,一定要慢慢的泡莱恩。

没有人在得罪木家,得罪自己之后,还能活得有滋有润的。

莱恩明显能感觉到周围的人似乎对他有了一定的排斥,显然是不想被木天林所计算上。

“叶兄弟,我现在可真是豁出去了,能不能顶得住木家的压力就看你的了。”莱恩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情况,痛骂木家的无耻。

这分明是将木家弟子死去一事弄在叶玄的头上。

这一类的事情其实没少发生,但是很少有像是木天林这么霸道。

莱恩非常有底气,非常认可叶玄能取得好成绩。

只要能拿下15个名额中的一个,莱恩不用再担心什么危险,到时候给给木天林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轻易的动手。

毕竟那50万块地狱黑金可不是白交的。

哗!

一道清风吹来。

便见到前方的高台上,落下了一个中年男子,这是一个灰袍中年男子,神色冰冷着,随意的一也眼神,就让所有人感觉到日坠入冰天雪地之中一样,浑身发冷,连体内的能量似乎都出现了一次停滞的迹象,神色都纷纷的大变了起来。

这人是个大高手!

能横扫他们的高手!

“恭喜你们,1000个幸运的小子,欢迎你们来到铁血魔宫,在不久的之后,你们当中会有15个人获得铁血魔宫正式弟子的名额,从而正式成为铁血魔宫的弟子,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吗?代表着你们将会走上更高的位置,看到更远的世界,而这就是你们的机缘。”灰袍中年男子的话充满了无尽的魔力,一瞬间就让所有人心态都变了,犹如打了鸡血一样。

“我要成为铁血魔宫弟子!”

“十五个名额一定是我的!”

众人情绪都受到影响。

“好高明的功法,一言一语之中,魔力隐藏,看来以后要是遇上此人要小心了。”叶玄双目保持的清明,并不像那些天骄容易受冲动。

叶玄注意到在场还是有一些天骄没有中招的。

“接下来的考核,一共分为三个小关,对你们来说并不难。”灰袍中衣男子一挥手,宫殿建筑不停的变幻。

转眼之间来到一座巨大的演武场上。

这处演武场非常的安静。

“第1关,就是考验你们的领悟能力,没有一定的领悟能力,就算是再好的功法放在你们面前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灰袍中年男子指着前方一块石碑,“在这石碑上,有各种的功法,谁先领悟了,就能进入下一轮,这一轮将会淘汰出200个幸运小子,参悟的时间并不限制,不过你们得控制住时间,因为这一轮只能进800个幸运小子。”

哗哗哗!!!

一座座伞盖落在众人的身上,将周围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隔绝了一切的目光感应,周围变得白茫茫的一片。

安静!

绝对的安静!

“现在大家可以参悟石碑。”

一道道身影不断的盘坐下来,抬头望向远方的石碑。

石碑似乎得到了响应一样,开始渐渐的变大,如一座高山,遍布大大小小的符文。

这是他的心里话,要不是因为欧亚菲的事情,他早就从特案局退役了。无论是少将还是上将,始终都是凡人,都是这颗星辰上的一粒尘埃!

而身为修仙者的他,将来是要修得一身正果,迈入金丹得大道,也只有晋升到金丹期了,洪峰才可以翱翔宇宙星辰,去追寻他师父南海仙尊的脚步!

“呵呵…洪先生,您还是那么狂妄啊。”

杨冰丹插了一句,感觉洪峰有点上不了台面了,这宁省地下大佬,怎能跟上校相提并论!

杨老忙道“洪师傅…”

“无需多说,我不想牵扯太多事情,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吧。”

其实早在一年前,特案局就想让他去特种部队当客座教官,想让洪峰传授一些格斗和枪械的绝技,可被洪峰直接给推辞了。

杨文清重重的叹了口气“哎…算了,既然洪师傅不想去,我又何必强求呢!只可惜…明年如果还是这个成绩,那两位副大队长也就该被下放了。”

“等等,你说什么?副大队长要被下放?”

洪峰本来想离开,但这句话就让他楞了一下,因为副大队长里面有洪欣,洪欣一旦被下放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回到普通军队任职,再者就是转业回地方,原本她就不是特案局的在编刺客,一旦副大队长不保,也就证明她能力下降,特案局是很难接手一位被下放的军官。

洪欣为人争强好胜,堪称女中豪杰,她要是被下放了,想必对她精神上的打击会很大,这一点不是洪峰想看到的。

个俏皮女子的红唇诱惑

就算洪峰强行把她给要到特案局,那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侮辱,这就是洪欣的个性!

“是的洪师傅,其实…这也不是军区老总的意思,毕竟都是老部下了。只是两位副队长下了军令状,明年的特种兵大比武,他们要争取前三,如有失败,即刻辞职!”

洪峰沉思片刻后,想了一下“好!你的要求我答应!”

“什么?您同意了?”

杨文清都楞了,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刚才还一口给否决了呢,这怎么突然间又改主意了?

“我同意了,不过我有个要求,既然让我去,那所有科目必须由我一人部教授。”

“所有科目?”

杨文清一惊,他们找洪峰去只是想提高单兵作战对抗能力,至于枪械训练,团战围攻,车辆驾驶,空中跳伞等等其他科目,部都由指定的教官来进行,还从未有过一个人就大包大揽承担部科目。

因为每一个教官都有自己的特长和绝技,人不可能什么都做到完美至极。这就好比是体育运动,足球巨星身价再高,你让他去打篮球也是废人一个,连替补的位置都轮不到。

特种兵训练更是如此,每一个教官都是每一个项目的精英,这种一人统领整个特种大队的人,从建军开始就没出现过!

“这…洪师傅,咱们都知道您武功了得,可这其他项目…”

“你带枪了么?”洪峰问道!

枪?

杨文清随身携带了一把五四手枪,他不明白洪峰的意思,但还是把枪递给了他!

“五四手枪,762毫米子弹,有效射程50米,100米以内也可以射杀!”

咔嚓一声,洪峰单手就把枪给拆卸了,随后又单手快速组装上,当场惊的三人下巴都快掉了,一个武道专家,居然对枪械会如此精通,这位洪师傅到底是干啥的啊?

洪峰看了一眼院内左侧的一棵大树,吭的一声,抬手就是一枪,一根树枝顿时被打掉了。

杨文清瞪眼点头道“厉害!洪师傅好枪法啊,没想到您不光是武道宗师,还是一位枪械高手,真是让人佩服啊。”

“如何?能否答应?”

洪峰的枪械技能,可以说是整个华国最出类拔萃的人了,他要是说自己第二,那估计没人敢说第一!

“好好好,洪师傅,您等我信,我尽快给您答复!”

洪峰起身道“那就这样,杨老,我还要回奉阳,就不久留了!”

“洪师傅慢走!”

等洪峰走后,杨冰丹冷哼一声“这洪师傅还真是能装,嘴上说着不想当上校军官,可这不还是答应了么?”

“冰丹,你不懂,没那么简单的!这洪九鼎一向言出必行,他能答应下来,多半是因为文清最后的话。”杨老低声道。

杨文清一愣“什么话?未来可以晋升少将?”

杨晋远微微摇头“不不不,是那句‘副大队长下放’,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从他眼神里看到一丝顾虑。”

“顾虑?”

杨文清皱眉道“难道这位洪师傅认识利刃的军官?”

“这个就难说了,但他能突然改变想法,绝不是因为官职的大小。”

晋远意味深长道“这年轻人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一位武道宗师居然还懂枪械,真是奇才!”

“爸,您说…这位洪师傅到底是干啥的?”

杨文清是一头雾水啊,这人一年前突然降临滨海,紧接着就凭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滨海格局,现在更是站在了宁省顶端。

“不清楚啊!”

杨老叹口气“此人能力通天,未来不可限量啊。文清啊,咱们杨家要想重振雄风,还真就需要他的帮衬!”

他顿了顿道“文清,如果他真能晋升将军,那么我杨家靠着他,绝对可以一步登天。所以…你必须得把握住这个机会,北河姜家的姜正涛,不就是靠着风雷霆将军起来的么?”

“爸您说的没错,姜正涛现在都是中将军衔了,都已经盖过风雷霆了。”

杨文清一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晋升将军,顿时就精神抖擞了,要知道大校晋升将军可是最难的一道关卡,无数大校都卡在这一关上不去了,这一点他是心知肚明的。

“爷爷,那么说…我爸他也有机会当将军了?”

见杨老笑着点点头,杨冰丹也很激动,有个将军老爹,那是何等的威风啊。

这时候,一个警卫员走到杨文清身边,拿着一片大树叶道“师长,您看一下!”

“嗯?树叶有什么…”

他话刚说到这的时候就卡主了,因为他看到这树叶中间有一个小洞,很显然是被子弹穿透的。

“这…不会吧?这么远的距离,他居然能一枪穿透树叶?”

杨冰丹也一脸惊骇,这已经不能用枪法好来形容了,都可以堪称教科书式的高手了。

“果然是奇才啊,武道术法,冷兵器火器,就没有他洪九鼎不精通的!”

杨老一脸羡慕,手都有点哆嗦了。

“看来…利刃辉煌的时刻就快到来了。”

杨文清眼睛放光,感觉自己的这次决定实在太对了!

……

“真是一群穷鬼啊。”

秦阳无奈地嘀咕着,他回来了,花了一些时间打开了达蒙他们的空间指环,里面的东西加起来也就值千万两银子。

达蒙他们的东西,最值钱的就是那六星级别的紫霄雷符!

几个空间指环都比他们空间指环里面的东西贵!

“这点钱,用不了多久啊。”秦阳眉头皱着。

千万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多,但对于修练者来说,这钱就不多了!

对于秦阳他们这样提升十分快速的修练者来说,这钱更不多!

修为的快速提升,毫无疑问得砸进去许多的资源,如果没有进账,这点钱估计十天半个月都支撑不了。

秦阳如今可以炼制五星级别的丹药,对他来说没有失败率这回事,但一颗五星级别的丹药,各种原材料成本也得大几十万两银子,秦阳和萧君婉沈雨灵如今都是真元境界,他们十天吃两颗没问题。

沈雨灵和萧君莹暂时十天一颗就可以了。

只是这方面,十天时间,秦阳他们的开支就超过五百万两银子。

而且沈雨灵和萧君莹估计用不了太久时间会到真元境界,楚言修为上去,到时候也可以吃五星级别的丹药。

运动的大方体验

到时开支还会增加!

“看得得想办法搞点钱了。”

“卖点丹药?”

秦阳心中考虑着,其余炼药丹都很赚钱,身家丰厚。

对于秦阳来说暂时根本没有炼制失败的可能,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他如果炼制丹药,利润会极为惊人。

只是,若非不得已,秦阳不想这么做。

丹药卖出去,说不定就落到自己敌人手中。

“或许可以卖驻颜丹!”

秦阳嘀咕着,这个不会增长敌人的实力,而且这东西对于女人的吸引力超级强大。

……

“父亲,现在怎么办?”孟旭苦笑道。

就在刚刚,又有人过来要退出风云财团,这已经是近段时间过来的第五个人了。

镇南王府为主的江南财团拿下了那一个灵矿,虽然还在投资阶段,还没有利润产生,但是未来利润预期十分可观。

孟家之前支持了秦阳,秦阳被通缉的时候就有人退出风云财团,后来那一个灵矿强大的预期,又有人退出,如今秦阳废掉了谢睿,有心人已经知道,担心被牵连,急匆匆地过来退出!

那些人退出,风云财团就需要拿出不少资金,而且一些产业也受到影响。

孟延眉头紧皱,风云财团如今最严重的问题是一家拍卖行,名字就叫做风云拍卖行。

资金吃紧,拍卖行如今难以收到够份量的拍卖品,而且刚刚离开的就是风云拍卖行如今的实际负责人,他到时候肯定还是做同样的行业,不管是加入哪一家,风云拍卖行的压力还会增加。

如果风云拍卖行被打压下去,风云财团其余一些方面肯定也会受到影响,可能爆发全面的危机!

“断臂求生么?”孟延考虑着。

如果出售一些产业,还是可以收回来一定资金的,但急售产业,肯定吃亏不少。

其余那些势力一个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家主,秦大师侍女过来了,说是有事情找家主。”孟家老管家敲门进入汇报道。

“请她进来。”

孟延沉声道。

“父亲,秦大师未免有些托大了,他有事情要谈,居然派一个侍女过来找您?”孟旭有些不悦地道。

“不要多言。”孟延摆了摆手道。

没多久,萧君婉到了孟延他们面前,萧君婉行礼道:“见过孟老,少爷让我代他向孟老问好。”

“好,好。”

孟延微笑道,“君婉姑娘吧?不知道秦大师有什么事情?”

萧君婉从空间指环中拿出来了一个玉瓶道:“孟老,少爷炼制了一些丹药,他说让孟老帮忙拍卖掉,不要说出丹药来自于少爷!价格方面,少爷说孟老看着办,他相信孟老会处理好。”

“君婉姑娘放心,完全没有问题。”孟延微笑道。

风云拍卖行正少拍卖品,增加一些丹药拍卖最好。

只是,孟延并没有对秦阳拿出来的丹药抱有很大的期盼,他估计也就三星级别的丹药!

孟延知道秦阳是符纹师可不是炼药师。

“那就麻烦孟老了。”

“告辞。”

萧君婉很快离开。

“父亲,确定秦大师真的达到符纹宗师级别么?如果他达到了符纹宗师级别,他想赚些钱的话,为什么不拍卖宗师级别的符纹,而是拿出丹药过来拍卖?”孟旭有些无语地道。

“如果有宗师级的符纹,咱们到时候拍卖,吸引力还能强一些。”

孟延没说话,他小心地倒出来了一颗丹药,顿时孟延瞪大了眼睛,那龙眼大小的丹药,光华内敛,上面大量复杂的丹纹,隐隐的,这丹药还传出一丝丝的威压。

“五品王级丹药!”

孟旭震惊地道。

丹威,这是五品王级丹药特有的,而且,那复杂的丹纹,也完全可以确定这丹药的等级!

孟延深吸了一口气道:“确实是五品王级丹药,还是十分稀少的驻颜丹!”

孟延小心地将瓶子里的丹药全部倒了出来,总共是十颗,看着那十颗丹药,孟延他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十颗丹药,赫然全部是五品王级丹药驻颜丹!

“父亲,这怎么可能?”

孟旭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为了美貌,女人的消费能力可是极为恐怖的,驻颜丹的售价,一般比同级丹药高些。

普通五品丹药,价格就得千万两银子以上,这丹药的品级不错,一颗拍卖出三千万两银子绝对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这十颗丹药,总价在三亿两银子以上!

这么贵重的东西,秦阳竟然让一个侍女随随便便带过来了。

孟延激动无比地道:“我们风云拍卖行,可以举办一场最为盛大的拍卖会了,拍卖会的主题就叫做红颜不老!”

“旭儿,宣传,立刻全力宣传!”

“就说我们风云拍卖行,得到了一位丹王前辈的委托,要拍卖十颗王级驻颜丹!”

孟旭呼吸急促,眼前的十颗五品驻颜丹,绝对可以支撑这一场拍卖会,风云财团的麻烦迎刃而解。

“是,父亲!”

孟旭沉声道。

孟延感慨无比地道:“没想到困扰我们的麻烦,秦大师拿出一些丹药,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秦大师的身后必然有超级势力,其中必然有符王,而且还有五品丹王!”

“哪怕得罪了谢家又如何,不管符王还是丹王,随便站出来一个支持,谢家也不能动秦大师。”

孟旭道:“父亲,还是您眼光厉害些。”

孟延严肃地道:“以后见到秦大师,一定要更加恭敬!”

“应该清楚,符王,丹王,有这样人物的势力何等恐怖,而且秦大师将来很可能也会达到这样的级别。”

孟旭点头:“父亲,我知道。”

在场众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建志堆的这个打拳的雪娃娃也好看。”王父见没人说乔建志的好,便忙自己在一边说着。

秦晓燕哈哈大笑,“王爷爷,果然是人心都是长歪的,我怎么就感觉建志堆的那个不好看呢,怎么到了您眼里就是好看的呢。”

“怎么会,我感觉就是很好看呀,你看这娃娃的眼睛,鼻子,这姿势……”王父还想说,秦晓燕又笑了。

她干脆看着乔建志打趣道“建志你就心里偷着乐吧,有这么一个疼孙子的爷爷,可真是让我羡慕。”

乔建志也是抿唇笑了笑,显然也是非常开心的,以前他在乔家老两口那里得到得到过爷奶的疼爱,现在他都体会到了。

王父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又解释道“你们这些孩子堆的都挺好的,都非常好,都很好看,尤其是那盘吃的。”

秦晓燕再次大笑。

在外面闹了好久,已经到了中午,学堂里的孩子也是喜欢玩雪的,他们喜欢做的就是打雪仗,因为乔家的孩子今天一个都没有去,便有几个跟乔家孩子关系好的跑来乔家找。

可是当他们看到乔家门口的几个雪堆出来的人和物时,瞬间就惊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抽空过来看。

有喜欢马的,有喜欢那盘食物的,有喜欢打拳的雪娃娃的,自然也有喜欢大白的,同时大白的故事也就这么流传了出去。

整个下午乔家门口的人就没有断过。

淘宝日系风格装扮女郎优雅迷人

乔玉灵几人在吃过中午饭之后,秦晓燕提出来去打雪仗,她是不懂的,因为她活这么大就没有见过,只不过在听到学堂里过来的一个孩子提起来,她就记在了记里。

于是下午大家都去了学堂,最后就是整个下午学堂没有再上课,都在打雪仗,玩的那叫一个开心和热火朝天。

就连南宫辰维与被拉着参与了,自然也是玩得非常尽兴。

南宫辰维与秦晓燕都是京城长大的孩子,对于打雪仗还真没有玩过,南宫辰维是因为他的身份,没有人敢毫无顾及的往他身上打,而秦晓燕则是因为女孩子不能玩。

但是在这里没有人管他们是谁,想怎么玩怎么玩。

天寒地冻的,孩子们仿佛一点也不冷,就一个雪玩了整整三天,也算是玩过了瘾。

这天吃过早饭乔玉灵不想出门,因为雪还在继续,越下越厚,乔玉灵要看看大棚那边有没有问题,所以不能去玩。

她不去南宫辰维是自然不去的,乔玉佳等人这两天也有些累了,秦晓燕也想跟着乔玉灵去看看大棚,她只是好奇到底是怎么做的,在冬天还能长出来菜。

雪很大,总归是要想出来解决办法的,两天时间乔玉灵将所有的问题都处理了一遍,这也是让秦晓燕长了见识,她是第一次看到人处理事情丝毫不拖泥带水,简直对乔玉灵又多了几分喜爱。

这天终于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乔玉灵吃过饭后正打算与秦晓燕上炕,然后与乔玉佳,乔玉楠,小刘氏,大刘氏做点手工,聊聊天也是好的。

可是刚上炕,外面就传来小五急急的声音,“二姐,唐风哥哥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我去给倒点热茶,也不知道吃饭了没有,我还是去给煮碗面,暖暖身子。”小刘氏说着便已经下炕了,乔玉灵也急忙跟着下炕。

一般情况下没有特别着急的事情,唐风是不会到乔玉灵家里来找的,唐风有很多事情,就算有事儿也是派人过来。

乔玉灵出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唐风整个人身上都是雪,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院子里。

小刘氏同乔玉灵一起出来的,看到唐风这个样子,心疼极了,“哎哟,怎么这样了,快,快进屋里暖和暖和,这身上都是雪,是没进屋吗?”

说着小刘氏已经往招待客人的屋里走去。

唐风没有注意小刘氏的话,倒是急急的看着乔玉灵,“主子。”

乔玉灵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出事儿了,她淡淡的说“有什么话进屋再说。”唐风便只能忍住什么都没有说,跟着乔玉灵去了屋子。

到了招待客人的屋子,小刘氏已经去烧炭盆了,因为这个屋子里没有炕,所以感觉还是怪冷的。

刚进屋唐风就想说,乔玉灵给了他一眼神,“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找身衣服,你先换套衣服。”

明显能感觉到唐风因为一直赶路,身上的衣服早就透了。

乔玉灵刚出来,大刘氏就已经急忙忙的说“我回家去拿一套衣服给唐风,我家里有新做的。”

“好。”乔玉灵也不跟大刘氏客气。

大刘氏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乔玉灵将衣服拿进去给了唐风,这时小刘氏已经烧好了炭盆端了过来。

“快烤烤火,将衣裳换下来。”小刘氏说完之后,便立刻出了屋子,去厨房了。

乔玉灵一直站在外面等着,这时南宫辰维也出来了,看到乔玉灵一脸的严肃便皱眉问道“怎么了?”

乔玉灵摇头,“还不知道,让唐风先暖和一下再说。”

南宫辰维便没说话,站在那里陪着她。

厨房里,大刘氏已经在烧水了,小刘氏又跑过来说“玉灵呀,让唐风泡外热水澡吧,天气这么冷,别再冻坏了身子。”

“好。”乔玉灵应声,然后冲着里面道“唐风我进来了。”

“主子你进来吧。”唐风应声。

南宫辰维就站在门口,并没有跟着乔玉灵一起进去,大刘氏与小刘氏在厨房里忙活着。

乔玉灵进去之后,唐风便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主子,出事儿了。”说着唐风便将一封信给了乔玉灵解释道“这是从女人坊传过来的,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这信重不重要,直到我去那边办事儿,她们知道我要回这边,所以就将信给我了,当时我看到是给这边的就将信拆了。”

乔玉灵现在也没有时间跟唐风说话,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能让唐风大老远的跑回来肯定是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