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金天峰主动端着仙汤来到了金如双的房间,一副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的样子。

金如双都被他的表现给弄懵圈了,不停的嘘寒问暖啊,甚至还主动拿出金卡给她,说让她喜欢啥就买点啥,千万别亏了自己。

“大哥有事啊?有事就说啊?”

金如双精明着呢,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有事相求。

金天峰笑嘻嘻道:“哎呀,大哥能有啥事啊,就是最近看心情不好,整个人都瘦了好几圈,大哥心疼啊。”

“呵呵…谢谢大哥关心。”

金如双点头笑笑,对于大哥的话她还能相信几分,要是金天正开口,那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了。

“谢啥,我不是大哥吗。”

金天峰一把握住她的手,拍着她手背道:“双儿啊,大哥知道在家受委屈了,以后有啥事就跟大哥说,大哥替做主。”

“有大哥这句话,我心里就很开心了。”

金如双第一次感觉到了哥哥的亲情,可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作秀而已,金天峰这个好大哥形象…也即将崩塌。

……

清纯美白桑桑黄竹仪绿茵唯美写真

金天峰退出房间后,金天正就在旁边猫着呢,赶紧将他拉到了一旁。

“怎么样?搞定了吗?”

“嗯!”

金天峰从手上撕下来一层薄薄的粘膜,这是金如双的指纹,他刚才之所以握紧她的手,就是为了取指纹。

金天正拿过来仔细看了看,龇牙邪笑道:“完美啊,这一下…她想不嫁都不行了。”

这个损贼是要利用金如双的指纹签署血印契约,一旦契约签署生效,那就等于是有婚约了,属于是变相把她给卖了。

欧亚菲因为血印契约,洪峰不得不和云腾世家生死交战,这次是面对更强大的神殿宗,后果简直无法预料啊。

“二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啊?”

金天峰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总感觉会出大问题,一时间有点后悔了。

“过分什么?就别杞人忧天了,等她离开金家后,可就是未来家主了。”

金天正这么一说,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为了这家主之位,就只能委屈小妹了,也别怪大哥心狠。

……

金天正这个败类,当天晚上拿着血印契约就偷偷来到了神殿宗,接待他的人正是欧阳坤的师弟,丁文豹!

这个人年纪不大,刚从海神学院毕业没多久,五官端正很有大侠风范,眉宇间也透着一股强者之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作为神殿宗最有资格继承宗主之位的人选,他在宗门内地位颇高,现在宗主在闭关状态,整个宗门上下都是由他全权主持。

丁文豹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白面小生,手拿一把折扇,身穿一身白色长袍,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金公子,这么晚来我神殿宗,可是有要事?”

金天正抱拳道:“见过丁师兄,在下前来是为了小妹的婚事,您也知道金家和神殿宗要联姻,不知道是门内哪位高手啊?”

金卯熙一直没说是谁,只说对方是神殿宗未来宗主,这将来的事情谁干断定啊?就算是板上钉钉都有可能发生变故呢。

“婚事?是说金如双吗?”

丁文豹笑问,金天正点头道:“正是,我小妹已经签署了血印契约,一听说能嫁到神殿宗,她真是激动万分迫不及待啊,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前来打扰。”

“哈哈哈…是吗?看来双儿姑娘对在下还很满意啊。”

丁文豹一甩手,优哉游哉的扇着折扇,只是笑容看起来有些邪恶。

“哦?原来就是丁师兄啊?”

金天正一脸钦佩道:“听说您现在是代理宗主,当真是年轻有为啊,双儿能找到您这么出色的丈夫,我金家都跟着蓬荜生辉啊。”

“哈哈哈…金公子言重了,师父正在闭关修行,在下也只是尽我所能。”

丁文豹挑了挑眉:“双儿姑娘签署了婚约,是确定要嫁入我神殿宗吗?婚姻大事万万不可马虎,金公子能全权代表吗?”

“当然当然,您看!”

金天正立刻拿出契约,这上面确实有金如双的血印,当然这一切都是他伪造的。

丁文豹扫了一眼,微微点头:“那好,既然双儿姑娘同意,那在下又岂会推辞,签了!”

他划破手指直接在上面按下血印,这契约就算是立刻生效了,就算是执行门都无权干涉,金天正的嘴角勾起一抹贼笑。

“丁师兄,契约您收好,等您和小妹见面时拿出来便是,天色已晚…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丁文豹眯着眼睛看着他走出大殿,拿起血印契约仔细端详了一下冷笑道:

“哼!伪造的还蛮像么,可不知道血印契约是需要修行者的灵气吗?看来金如双是被金家人给卖了啊,真是可怜的姑娘啊。”

……

次日下午,金如双按照约定来见面,地点就在群仙城一家高档餐厅。

她是独自一人前来,丁文豹还没到呢,等了差不多有将近半个小时,一个身穿白色西装,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是双儿姑娘吗?”

对方问道,金如双点头道:“是我,是…”

“在下丁文豹,神殿宗的人,也就是未来的夫君。”

丁文豹很自然的拉开椅子坐在了她对面,金如双脸色尴尬道:“丁少侠真会开玩笑,我们才见第一面,哪有这么快。”

“不不不!”

丁文豹摇晃着手指笑道:“曾经我有幸见过姑娘一面,那是海王星第十届修行者大赛,是陪同父亲一起来的,姑娘当时就貌美如花,今日一见…更是惊为天人啊。”

“呵呵…这样啊,多谢丁少侠夸赞。”

金如双机械的笑着,丁文豹伸手示意道:“点菜吧,这家餐厅的菜很特殊,我想…一定会爱上这里的。”

“随意就好,我吃啥都行。”

她不得不承认,丁文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举手投足都有着吸引人的光环,有情调、懂浪漫、看样子更懂女人。

他的眼神看似平淡温柔,实则里面夹杂着阴险狡诈,这种只有野狼才能发出的寒光,正巧在他眼神中一闪而过。

“好,那我就斗胆做主了。”

丁文豹喊来服务生,很潇洒的拿着菜谱点菜,最后又要了一瓶特色的仙酒。

……

“卫诗韵姑娘,如果打不过就早些认输,免得到时候受伤秦盟主心疼。”

混玄主宰开口,声音如雷,气势惊人。

卫诗韵咯咯一笑:“混玄主宰,可以将的实力完全展现出来,的战宠也可以用上,如果不用战宠,只怕支撑不了半柱香时间。”

混沌族气势汹汹过来,洛灵娜她们诸女也挺恼火。

这会卫诗韵说话也不客气。

混玄主宰脸色一沉:“卫诗韵姑娘,这么说待会儿如果受伤了,那可不要怨老夫没有提醒!”

“放心,尽管出手。”

卫诗韵娇笑道。

“哼!”

混玄主宰冷哼一声,他试探性地一掌拍了出去。

“轰隆隆!”

巨大的能量手掌落向卫诗韵,仿佛一巴掌就可以将卫诗韵拍成渣。

戴帽子的小萝莉居家生活照

哪怕只是试探性的一掌,攻击力也有六七十倍巅峰主宰水准。

“混玄主宰,小心了。”

卫诗韵动了,她的身体直接强行穿过了拍过来的能量手掌,能量手掌丝毫没能奈何卫诗韵体表的防御结界。

“斩!”

卫诗韵靠近,手中的剑瞬间落向了混玄主宰。

“不好。”

混玄主宰心中大惊,他感觉到卫诗韵这一剑攻击力极强,还未靠近就感觉到了这一剑的绝世锋芒。

“喝!”

心中暴喝一声,混玄主宰拼命提升了自己的防御。

“轰!”

巨大的声音响起,强烈无比的能量波动爆发,卫诗韵这一剑直接破掉了混玄主宰的防御,然后在混玄主宰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嘶!”

混玄主宰心中惊骇,若不是他退得还算快,或者卫诗韵有一些留手,或许这一剑直接就将他重创。

“一百四十五倍攻击力!”

“而且没有动用武魂或者神通,为什么卫诗韵的攻击力这么强。”

混耀主宰心头震惊无比,卫诗韵的修为明明只有一百零几,但攻击力竟然强这么多。

“出来!”

混玄主宰立刻召唤出来了自己的战宠,他的战宏九十来倍巅峰主宰级别的实力,是他的强大助力。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哪怕混玄主宰和他的战宠联手,他们也渐渐地落在下风。

一个战力一百的强者加一个战力九十的强者,想打赢一个战力一百四十多的强者很困难!

当年秦阳他们许多强者,战力加起来比冥蛇魔帝强得多,但也差点栽在冥蛇魔帝手中。

“噗!”

时间渐渐过去了半个小时,混玄主宰的身上又多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有了十来道。

卫诗韵身上一道伤口都没有。

开始混玄主宰还奢望着这或许是秦阳帮卫诗韵提升了实力,过些时间卫诗韵的实力就会降低,但半个小时过去卫诗韵还有这样的实力,混玄主宰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卫诗韵自身的实力真的有这么厉害。

“混玄长老,认输吧。”

混耀主宰有些无奈地传音道。

虽然他希望混玄主宰赢,但再打下去,混玄主宰不但赢不了很可能还会被重伤。

“停一下。”

“卫诗韵姑娘,老夫认输。”

混玄主宰大声道,他也已经不想打下去了,打不过再打没有任何意义。

“混玄主宰,那就承让了。”

卫诗韵娇笑道,她施施然地回到了秦阳身边。

混玄主宰黑着脸回到了混沌灭世舰上。

“混玄长老,尽力了。”

混耀主宰开口道,“秦门主,刚刚是我们先出人,第二场就们先出人吧!”

“好。”

秦阳笑着点头。

“夫君,我来。”

纳兰紫月道,她暂时也还没有怀孕。

目前没有怀孕的只有三个,花婉柔,卫诗韵,然后就是纳兰紫月,其余诸女都已经怀孕了。

“小心点。”

秦阳轻笑道。

纳兰紫月飞了出去,她是一百零三倍巅峰主宰级别的修为,实力比卫诗韵略低,但她也可以增幅百分之三十六,实际的战力高达一百四十。

混耀主宰目光扫过其余四名万古级别的强者。

他自己如果出手,有绝对的信心赢,但他的对手是秦阳。

另外四个,分别是混沌族族长,鸿源主宰,长期镇守二号魔地的鸿狱主宰,再有就是后面召唤出来的一个强者。

“鸿狱道友,这一局上?”

“咱们已经败了一局,这一局必须胜,上咱们的把握大许多。”

混耀主宰传音道。

四个强者中,最强的不是鸿狱主宰,而是混沌族的族长,一百四十多倍巅峰主宰级别的实力,鸿源主宰和另一个召唤出来的主宰,实力都一百二十倍巅峰主宰级别的样子。

鸿狱主宰战力接近一百三。

混沌族族长毕竟身份比较尊贵,这时候上与纳兰紫月打,混耀主宰他们感觉不好。

纳兰紫月都是秦阳第十一个女人了!

“好!”

鸿狱主宰冷漠地点头,他直接飞了出去,没有任何废话,鸿狱主宰直接就发动了攻击。

“杀!”

纳兰紫月迅速还以颜色。

两人的战斗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

混沌族的强者立刻发现,纳兰紫月的攻击力防御力比鸿狱主宰强不少!

纳兰紫月战力达到了一百四。

鸿狱主宰只是接近一百三。

“杀!”

鸿狱主宰身上爆发出来惊人的杀意,战力弱一些,他只能让自己的战斗更加疯狂。

“怕不成?”

纳兰紫月可不是什么弱女子,洛灵娜她们大部分怀孕,她不容许自己这一局失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神通,秘技,鸿狱主宰和纳兰紫月各种手段尽出!

鸿狱主宰的战斗经验丰富一些,但他多的那一点战斗经验并不足以完全弥补十点以上战力方面的差距。

两三个时辰过去,鸿狱主宰已经比较明显落在下风。

“混耀道友,这一局时间有点长了,我看算个平局如何?”

秦阳扬声笑道。

鸿耀主宰深吸了一口气:“好,算平局。”

两人停手,鸿狱主宰脸色阴沉地返回,虽然算平局了,但这一局他知道是自己输了,如果再打下去他的颓势会更加明显,两人如果都不逃,他很可能死在纳兰紫月的手中。

“夫君,我是不是没用,这么久都没赢。”

纳兰紫月回到秦阳身边有些闷闷地道。

听到她的话,鸿狱主宰有吐血的冲动。

“混耀主宰,接下来一局们谁上?”

秦阳笑问道。

“老夫来。”

混沌族族长飞了出来,他看上去六七十岁,看着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老者。

混沌族族长常常闭关,而且一闭关往往就几百万年甚至上千万年。

这一次他也是感觉到黑灵族气运大降,他才苏醒过来。

“夫君,我上?”

花婉柔微笑道。

“好!”

混沌族族长实力强横,洛灵娜她们其余人怀孕了,之前只吸收了两次诅咒力量,她们打不过混沌族族长。

花婉柔也未必打得过,但她的实力应该和混沌族族长差不多。

两个时辰过去,结果出来了。

花婉柔的战力和卫诗韵差不多,一百四十五的样子,混沌族族长战力大概一百四十三,论战力花婉柔还强一丢丢,但混沌族族长活得时间长,实际的战力他略胜花婉柔。

“这一局算平手吧!”

混沌族族长主动后退开口道。

刚刚那一局秦阳这边主动提出来算平手,这一局他再打下去是可能赢,但赢了也丢脸。

“其实是前辈赢了。”

花婉柔笑了笑道。

秦阳朗声笑道:“婉柔说的不错,前辈战斗经验丰富,这一局婉柔算了,咱们如今一比一。”

混沌族族长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如果以后再打,他估计自己肯定不是花婉柔的对手。

“既然如此,老夫就厚颜占这一个便宜。”

混沌族族长退了回去。

“前辈说笑了,前辈实力确实还是很强的。”

花婉柔说完返回了秦阳身边。

秦阳目光扫过洛灵娜她们诸女:“灵娜,轮到我们先出人了,们谁想上去和混沌族的强者切磋一下?”

“夫君,我来。”

“夫君,我。”

“大姐三姐,们得让让我们做妹妹的,夫君让我上。”

洛灵娜她们纷纷开口,她们都怀着孕,不过怀孕的时间都没有很长,只要不是极为激烈的战斗,问题不大。

混耀主宰深吸了一口气道:“秦盟主,已经切磋交流不少时间,下面一场,直接咱们两人上吧!”

以花婉柔她们展现出来的实力,混耀主宰可不相信洛灵娜她们的实力会比花婉柔她们弱多少。

鸿源主宰他们只有一百二十来倍巅峰主宰级别的战力,根本就没得打!

受死吧!

洪峰一个翻身跃起,凌空一剑劈下玄武剑法第一式,九天神斩!

嗡的一声响,重剑变的巨大无比,剑身仿佛要将整个黑色天空给刺穿,这一幕彻底惊呆了八撇胡等人,他们根本没想到这年轻男子居然是修仙大能。

雪怪头领没有丝毫畏惧,它挥动手中的长矛刺向半空,一道白光形成直线杀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剑气和白光相撞爆开,冲击波在半空中是横扫天际啊,洪峰连续几个翻滚落地,蹭蹭蹭又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

而那雪怪头领发出一声惨叫,庞大的身躯将身后巨石给撞碎了,他身上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总算是受伤了,但还是没什么大碍。

它摇晃了两下脑袋,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样频频嘶吼,整个山谷都被它震的嗡嗡乱颤啊,别看它只有四五米高,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

呵呵有点意思。

洪峰拎着重剑邪笑了起来,在幻岩城的魔焰岛上,面对那几百米高的海魔怪他都敢力一战,这区区几米高的雪怪岂能拦得住他?

我看你能挡住我几剑!

一道残影闪过,洪峰直接杀到对方面前是一剑横扫,这雪怪头领也不是莽夫,它猛的跃起,居然避开了剑气。

砰的一声爆响,远处的一排树木被这一剑给扫碎了,此时那雪怪头领手拿长矛刺了下来,这一击要是成功,洪峰当场就得被穿透。

文雅女孩陷入你忧郁的眼眸里

嗙的一声响,长矛扎在了地面上,洪峰轻松就避开了,回手就是一剑劈下。

啪嚓一声脆响,剑气轰在了长矛上,这大雪怪被震飞出去三四米远,在地面轱辘了两圈就又爬起来了。

可它手中的长矛却碎掉了,洪峰盯着它冷笑老怪物,你没机会了。

此时他们双方已经彻底被雪怪给包围了,岩龙松是一人对抗几十个雪怪啊,手中的断魂刀上下翻飞,都闪出了刺眼的红光。

必杀技是一个连着一个,这帮雪怪只有被必杀技击中了要害才会倒下,哪怕是斩断了双腿,它们还能继续厮杀,

金如双这边也不太好过,她拉着嫣儿赶紧往后退,二人躲在了一个小角落里,但即便如此,也没能逃脱雪怪的追杀。

金如双修为不算高,勉强只能支撑一会,而嫣儿和她差不多,二人背靠背联手,最起码还不至于被活捉。

八撇胡和他的手下也陷入了苦战,十几个人就跟那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啊,其中有几人修为较低,当场就被雪怪给撕碎了,这帮怪物不但手段残忍,他们还会吞食修行者的肉身,几乎就跟野兽一样疯抢那些残肢断臂,场面是极度残忍啊。

该死的,大家快跑!

八撇胡一看要失控了,他赶紧招呼身边的人逃脱。

他们本想飞身离开,可这刚一到半空,几十把长矛跟飞剑一样杀了过来,当场就有三人被长矛给刺穿了,从半空直接跌落到地面了。

‘刺啦刺啦’

这帮雪怪一看有人掉下来了,纷纷拥上前开始撕咬,惨叫声是响彻整个山谷啊,这三人在短短几秒钟时间就被撕成碎片了。

八撇胡毕竟是长老级别,应变能力也比较强,虽然被击落到地面了,但还不至于被撕碎,他手拿长剑开始拼死反抗了。

大当家,怎么办啊?

两个中年妇女跟在他身边一左一右,八撇胡喊道他娘的,杀出一条血路,按原路返回。

三人立刻拼死一搏啊,可西门家族的其他人就倒霉了,很快就沦为这些雪怪口中的食物了,十几个人出动来这里,到现在就只剩下八撇胡和那两个中年妇女了,差一点就军覆没啊。

这些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为了得到龙族那神秘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硬闯龙谷山脉,可到头来他们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白白把性命给搭理了,真是咎由自取啊。

啊大当家救我啊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被四只雪怪给生擒了,另一个中年妇女大喊小妹别怕,姐来救你!

还救个屁啊,赶紧走。

八撇胡一把抓住她就往前冲,根本不管对方的死活了,那女人也只能发出绝望的惨叫。

‘刺啦’

四头雪怪直接将这女人给五马分尸了,鲜血和五脏挥洒满天,它们就像嗜血狂魔一样啃食着女人的尸体。

我的天啊

另外一个中年妇女都吓懵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他娘的,不想死你还发什么呆啊?快走啊。

这两个女人都是八撇胡的老婆,可现在他只能顾得上一个了,另外一个早已被吞食了。

是你,是你眼睁睁看着我妹妹被杀,你这个挨千刀没良心的东西

这女人也彻底失控了,八撇胡一巴掌抽在她脸上骂道你给我冷静一点,再废话咱们都

得死这。

不是说他们的修为太低,而是这些雪怪力量太强,它们似乎天生就是对抗修行者的,金丹期以下的选手,根本就伤不到它们。

金如双和嫣儿也陷入了苦战当中,欧亚菲关键时刻飞身相救,她手中的玄铁重剑,可是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

这把攻击力最强的宝剑,在结合玄武剑法后,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啊,她反复连续出剑,周围的雪怪是一排排倒下,残肢断臂遍地都是,有些雪怪甚至直接被扫碎了。

嫣儿惊呆道我去,原来三婶儿这么厉害啊?我看连二叔都未必是她对手。

我也没想到,她进步实在太快了。

金如双也目瞪口呆了,她第一次见欧亚菲是在云腾飞的别墅内,当时欧亚菲还只是筑基期的修仙者。

可现在她的修为等级已经接近金丹巅峰期了,而实际修为更是强悍,这她还没爆发部实力呢,要是开启僵尸之力,恐怕就连洪峰都得退避三舍。

我来帮你!

金如双也不能干看着啊,她手握长剑立刻杀入战场。

金家剑法第一式,蛇龙飞天。

玄武剑法第二式,玄天爆斩。

两位大美女同时启动必杀技,轰轰两声爆响,剑气冲击波是横扫千军万马啊。

雪怪军团立刻就被打散了,但这还不足以杀光它们,起码还有上百只雪怪在疯狂进攻,它们是毫无畏惧的狂野战士。

“星辰老弟,秦兄可是我好友,他也帮助了许多人,可不许为难他啊,否则我们许多人不同意。”

夜无双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道。

宫星辰笑呵呵地道:“无双兄,瞧说的,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与秦神医,也是一见如故!”

“如果有人找秦神医的麻烦,我也会有意见!”

夜无双暗暗松了一口气,宫星辰没有对付秦阳的想法就好,如果宫星辰有这样的想法,那麻烦可不小。

单独对上宫星辰,夜无双当然不惧,但还有一个封霸城!

秦阳之前与封霸城握手言和了,但谁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事情,如果有机会,绝对还会干起来。

而且很可能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星辰老弟,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一起喝一杯?”夜无双笑道。

“正有此意,哈哈!”

宫星辰大笑道。

万帝宫与神圣皇朝,一个在腾龙大陆,一个在圣魔大陆,彼此并没有利益冲突,反而有可能在不少方面进行合作,所以,夜无双和宫星辰都乐得处好关系。

江南水乡少女清灵可人

“两位姑娘也一起吧,不然只有我们三个大老爷们,气氛没有那么好呵呵。”

宫星辰目光扫过了苏惜雨和贝瑶,望向苏惜雨的时候,他的目光有些深意。

如今苏惜雨和太子的婚约还没有定,甚至还没有消息传出去,但宫星辰是太子的亲弟弟,他已经得到了消息。

太子有意与苏家结亲,有意与苏惜雨定下婚约!

神圣皇朝实力很强大,是九品势力,苏家只是八品势力,但在神圣皇朝内,苏家是最顶尖的八品势力之一,而且苏家也有九品强者。

太子是有可能更换的,所以,与苏家结亲,对于宫星辰大哥来说很重要。

宫星辰有意取而代之,那么太子与苏家的婚约,最好能黄掉!

如今宫星辰看出来,苏惜雨似乎对于夜无双很有意,如果她能成为夜无双的女人,那可很不错,太子与苏家的婚约就吹了!

苏家虽然还有其余的女子,漂亮的也有不少,但份量完全无法和苏惜雨相比。

苏惜雨和神圣皇朝的小公主,可是并称为神圣皇朝最耀眼的两颗明珠。

太子不可能娶自己的妹妹,那么,苏惜雨就是最好的目标,最耀眼的明珠如果别人娶走,太子娶苏家其余任何女子都不合适。

“四皇子,可以吗?”

苏惜雨有些惊喜地道。

秦阳感觉心中酸酸的,苏惜雨的惊喜,可不是因为能和他同桌吃饭,而是因为夜无双。

夜无双那一张帅气的脸蛋,秦阳这会儿有拿自己的拳头印上去的冲动。

“当然可以。”

“无双兄,秦神医,们应该也不会反对吧?”

宫星辰笑呵呵地道,他看得出苏惜雨对于夜无双有意,而贝瑶对于秦阳也有点意思,两女虽然年龄都不大,但都已经拥有绝色之资,将来必然倾国倾城。

“我没意见。”

“没有。”

夜无双和秦阳都摇了摇头。

苏惜雨和贝瑶心中有些暗喜,但她们哪里知道,秦阳和夜无双,目标虽然是她们两个,但和她们所想可不一样!

“我的无双宫中,已经准备好了酒菜。”

夜无双微笑道。

“那就在无双兄这里蹭一顿了。”宫星辰笑道。

很快秦阳他们进入了夜无双的宫殿内,五人坐下,每人面前都有单独的桌子,侍女迅速地送上了美酒佳肴。

席间,秦阳的目光常常落到苏惜雨的身上,夜无双的目光,则常常落在贝瑶的身上。

苏惜雨和贝瑶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没过多久时间,她们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秦神医,我们能单独聊聊么?”

“无双公子,我想也与单独聊聊。”

苏惜雨和贝瑶先后开口。

秦阳和夜无双点头,苏惜雨和贝瑶分别到了秦阳他们身边,秦阳他们都设下了一道结界。

“秦神医,贝瑶是一个好女孩,看得出来她对有意,应该珍惜一些。”

苏惜雨开口道。

秦阳望着苏惜雨,沉默不语。

“秦神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对我挺感兴趣,但我们绝对不可能,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精力!”

“之前身边有两个侍女,她们应该只是改变了模样吧?她们应该很漂亮。花心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我喜欢的是无双公子那样的温润君子。”

苏惜雨直接道,那不是那种遮遮掩掩的性格。

“苏姑娘,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可能患有一种疾病,所以就多注意了一些,不过如今看来,可能是我看走眼了。”

秦阳笑了笑道,他的目光恢复了平静。

对于苏惜雨,秦阳十分了解,而且如今十四岁都还差点的苏惜雨,正是比较叛逆的年龄,秦阳可不想说出今生必定属于我这样的话来,那只会让苏惜雨心里产生强烈有抵触。

太子婚约都逃掉,苏惜雨可不缺胆量!

“是么?”

苏惜雨疑惑地望着秦阳。

之前秦阳的目光让她感觉怪怪的,好像秦阳和她很熟,好像关系还很亲密一样,但明明她刚认识秦阳,第一次见!

不过这会儿,秦阳的目光很是正常了。

“秦神医,那对不住了,可能是我弄错了。”

苏惜雨行礼道。

“苏姑娘不必道歉,是我盯着看,让产生误会了…苏姑娘,介意我给把把脉检查一下么?”

“的身体,或许有一点点小问题。”

秦阳微笑道。

“那麻烦秦神医了。”

苏惜雨伸出了手腕,隔着一层轻纱,秦阳的手指按在了苏惜雨的脉门之上,一缕真元进入了苏惜雨的体内。

苏惜雨如今还不到十四岁,元海九层的修为,这修为在天才囚笼里面很一般,但这样的年龄元海九层修为,已经极为极为难得。

在这天才囚笼里面,苏惜雨必然是最顶尖的天才之一。

“苏姑娘,身体确实有些小问题,解决起来也不难,不知道苏姑娘是否信得过我?”

苏惜雨点点头。

秦阳在这里面治疗过的人得有三四千个了,对于秦阳的医术,许多的人可都是赞不绝口,医术方面,苏惜雨是相信秦阳的。

至于秦阳会不会害自己,苏惜雨心中根本就没有产生这样的想法,或许之前的秦阳的目光让她潜意识里就确定了,秦阳绝对不会害自己。

“苏姑娘,现在开始修练!”

“算了,先别修练,这功法不是太好,我这里有更适合的功法,修练新功法!”

秦阳道,他说着大量信息迅速涌入了苏惜雨的脑海之中,苏惜雨被海量的信息冲击得说话都不方便,几分钟过去,功法传递结束,秦阳暂时只传给了苏惜雨修练到法婴九层的功法。

其实说起来,苏惜雨如今的功法算是很不错的,苏家有九品强者,而且苏惜雨十分受宠。

但和秦阳传给苏惜雨的功法相比,苏惜雨如今修练的功法就只是渣渣了。

苏惜雨修练的功法,名为不灭星辰诀,是秦阳专门为苏惜雨量身创造的功法……只是当年秦阳创造出这功法的时候,苏惜雨早就已经死亡了,这功法,只是为了秦阳纪念苏惜雨而创造。

在这功法上面,秦阳投入了极大的心力。

秦阳万万没想到,这功法居然有用得上的一天。

苏惜雨如今元海境界的修为,正好开始修练这功法!

“秦神医,这功法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稍微查看了一下功法的内容,苏惜雨心头震惊不已,哪怕这功法不全,但苏惜雨也可以判断出来,这功法比苏家老祖宗给她找的功法更好,苏惜雨感觉自己如果修练这个,修练速度或许可以快一倍!

这样的功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必然珍贵无比。

“苏姑娘,功法赠有缘。”

“是这功法的有缘人,我没有发现过比更适合这功法的!”

秦阳平淡地道,“这功法是我好运得到的,我自己不适合,传下这功法的前辈也有交代,将它传给有缘人!”

苏惜雨心中纠结,如果是夜无双给她的这功法,她肯定立刻就收下了,但功法是秦阳给的。

只是,让苏惜雨放弃,她又不舍,这功法确实极为适合她,如果修练,她实力更强,能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命运,苏家以后可以更强。

“秦神医,谢谢。”

“这功法我收下了,如今我给不起报酬,但请相信,以后我一定会给足够报酬的。”

苏惜雨认真地道。

秦阳笑了笑,以后将自己给他就行了!

提亲这个字眼,乔玉佳现在敏感极了,顿时警笛大作,慌忙问了一声,“玉楠,这是认识的人?”

“不认识呀,我之前虽然在京城住过,但对京城的那些官眷都不熟悉,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外面,更不认识了。”乔玉楠一脸懵。

乔玉佳嘴角抽了抽,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娘……”

小刘氏其实也没懂,“阳阳,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阳阳轻叹了一口气,只好细心解释,“京城官员女眷,知道三小姐和四小姐回来了,也知道两位小姐现在都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所以才带着人上门的。”

“娘,我不要。”

“娘,我还小。”

乔玉佳与乔玉楠几乎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东西,两人又急急忙忙去拉住小刘氏的胳膊开始摇晃,一边一个。

乔玉佳:“娘,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这才刚回来,我还没想着嫁人,所以我不想嫁,娘您可不能逼着我嫁。”

乔玉楠:“娘,我年纪还小,而且我可没想到过嫁给那些当官的家里,那些人规矩都多,我和三姐都是在村里野惯了的,您要是找个规矩多的,去了我们两个也会不开心的。”

乔玉佳:“娘,玉楠说的是,我们两个这个样子,嫁过去,别人说起来也只会说我们是辰王妃妹妹,到时候我们如果做错了什么事情,那丢人的可就是二姐和辰维哥哥一起了。”

乔玉楠:“是呀是呀,我们现在不光代表我们自己,我们还代表着二姐和辰维哥哥呢,娘您就算不为我们考虑,也要为二姐考虑呀,别给二姐丢了脸。”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两人一言我不一语说的好不热闹,小刘氏都快要被两个女儿摇晕了,再说她什么时候说要给她们找婆家了。

她是有这个打算,但孩子刚回来,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吃苦,她还想让孩子好好缓缓呢,没想过这么早就给两个孩子找婆家。

“行了行了,们两个这是不想要我这个娘了。”小刘氏声音提高了几分,乔玉佳与乔玉楠立刻收手,慌忙可怜巴巴看着小刘氏,那小眼神,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小刘氏见两人演的那样子,不由失笑,“行了,我还没想过给们找婆家,这事儿先不急,应该是京城有人听到风声,所以现在跑过来先提亲了。”

“娘,您真好,我还想多在家里待两年呢,这几年在外面都没有好好孝顺您和爹。”乔玉佳立刻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乔玉楠也立刻跟着拍马屁,“就是就是,娘,您这样想真好。”

阳阳在一边看着,不由跟着笑。

小刘氏真是怕了这两个女儿,“行了,人都来了,总要见见的,不过我会拒绝的,们放心吧。”

“谢谢娘,那我回院子啦。”乔玉佳说完风一般的跑了,乔玉楠见状也跑了,反正事情说清楚,只要娘答应就行了。

乔玉佳之前住的是乔玉灵的院子,但因为乔玉灵刚拿到国医府的时候,就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院子,所以乔玉佳的院子经过修葺和整理后,她现在已经住回自己院子一段时间了。

乔玉楠跟在乔玉佳后面,“三姐,等等我。”

乔玉佳听到声音回头看她,夸奖,“刚才很聪明。”

乔玉楠嘴角抽了抽,她能不聪明嘛,就上次说话的时候,三姐已经提醒过她了,如果三姐真的嫁了,那接下来就是自己了,她可不得好好听话。

有第一次上门提亲的,立刻便有第二个……乔玉佳每天躲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兄妹几个一起出去街上溜达,众人一起出去的,可是走着走着……就剩乔玉佳与乔玉楠带着小六逛着,小五与妞妞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小六看着两人买女人用的花呀什么的,一脸的无聊,可没办法,只能忍着,回家太无聊,出来跟着三姐她们至少可以透透风不是?他认了。

一直逛到天都快黑了,小六实在忍不住出声抱怨道:“两位,们不累吗?”

乔玉佳回头嫌弃的看着他,“累了?”

“当然,走一下午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小六提议。

乔玉楠也在一边附和,“三姐,我们也有好些天没有吃上火锅了,这好不容易出来了,去吃火锅吧。”

“行。”听乔玉楠提起来乔玉佳的馋虫也被勾了起来,立刻就点头同意了。

回家之后娘变着化样儿的做饭,她也是许久都没有吃火锅了呢,想想就流口水。

三人去了最近的火锅店,同样的店里早已经满坐,他们现在又是易容出来的,几人也不愿意以东家的身份去特意留出来的包间吃,于是就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上选了一个地方。

菜很快就上来了,三人也都饿了,放开了吃。

楼下一行人走过,男人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看起来心情一般,而他身后跟着的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路过火锅店门口,从里面飘出来的阵阵香味儿,男人停下了步子,抬头看着火锅店三个字,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不经意间,他竟看到了坐在二楼窗户口吃饭的乔玉佳,长像一般,与他梦里的那个人相差太远,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就被这个女人吸引了眸光。

男人身边的三人注意到自家少主的不对劲,纷纷抬头就看到上面的女人,三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人倒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可是女人眼底就闪过了一丝不悦,她出声道:“少主,我们还是快走吧,这天……似乎要下雨了。”

男人都没有听进去她的话,直接抬脚就进了火锅店,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直接上了二楼,他在靠近乔玉佳的那桌坐下,他正面向着乔玉佳。

若是乔玉佳抬头就能看到男人,可是她正吃得欢,眼里全都是菜,什么男人……她完全就没有注意到。

男人身边的女下属有些不悦,她站到了男人面前,对男人拱手道:“少主,我们应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