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众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建志堆的这个打拳的雪娃娃也好看。”王父见没人说乔建志的好,便忙自己在一边说着。

秦晓燕哈哈大笑,“王爷爷,果然是人心都是长歪的,我怎么就感觉建志堆的那个不好看呢,怎么到了您眼里就是好看的呢。”

“怎么会,我感觉就是很好看呀,你看这娃娃的眼睛,鼻子,这姿势……”王父还想说,秦晓燕又笑了。

她干脆看着乔建志打趣道“建志你就心里偷着乐吧,有这么一个疼孙子的爷爷,可真是让我羡慕。”

乔建志也是抿唇笑了笑,显然也是非常开心的,以前他在乔家老两口那里得到得到过爷奶的疼爱,现在他都体会到了。

王父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又解释道“你们这些孩子堆的都挺好的,都非常好,都很好看,尤其是那盘吃的。”

秦晓燕再次大笑。

在外面闹了好久,已经到了中午,学堂里的孩子也是喜欢玩雪的,他们喜欢做的就是打雪仗,因为乔家的孩子今天一个都没有去,便有几个跟乔家孩子关系好的跑来乔家找。

可是当他们看到乔家门口的几个雪堆出来的人和物时,瞬间就惊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抽空过来看。

有喜欢马的,有喜欢那盘食物的,有喜欢打拳的雪娃娃的,自然也有喜欢大白的,同时大白的故事也就这么流传了出去。

整个下午乔家门口的人就没有断过。

淘宝日系风格装扮女郎优雅迷人

乔玉灵几人在吃过中午饭之后,秦晓燕提出来去打雪仗,她是不懂的,因为她活这么大就没有见过,只不过在听到学堂里过来的一个孩子提起来,她就记在了记里。

于是下午大家都去了学堂,最后就是整个下午学堂没有再上课,都在打雪仗,玩的那叫一个开心和热火朝天。

就连南宫辰维与被拉着参与了,自然也是玩得非常尽兴。

南宫辰维与秦晓燕都是京城长大的孩子,对于打雪仗还真没有玩过,南宫辰维是因为他的身份,没有人敢毫无顾及的往他身上打,而秦晓燕则是因为女孩子不能玩。

但是在这里没有人管他们是谁,想怎么玩怎么玩。

天寒地冻的,孩子们仿佛一点也不冷,就一个雪玩了整整三天,也算是玩过了瘾。

这天吃过早饭乔玉灵不想出门,因为雪还在继续,越下越厚,乔玉灵要看看大棚那边有没有问题,所以不能去玩。

她不去南宫辰维是自然不去的,乔玉佳等人这两天也有些累了,秦晓燕也想跟着乔玉灵去看看大棚,她只是好奇到底是怎么做的,在冬天还能长出来菜。

雪很大,总归是要想出来解决办法的,两天时间乔玉灵将所有的问题都处理了一遍,这也是让秦晓燕长了见识,她是第一次看到人处理事情丝毫不拖泥带水,简直对乔玉灵又多了几分喜爱。

这天终于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乔玉灵吃过饭后正打算与秦晓燕上炕,然后与乔玉佳,乔玉楠,小刘氏,大刘氏做点手工,聊聊天也是好的。

可是刚上炕,外面就传来小五急急的声音,“二姐,唐风哥哥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我去给倒点热茶,也不知道吃饭了没有,我还是去给煮碗面,暖暖身子。”小刘氏说着便已经下炕了,乔玉灵也急忙跟着下炕。

一般情况下没有特别着急的事情,唐风是不会到乔玉灵家里来找的,唐风有很多事情,就算有事儿也是派人过来。

乔玉灵出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唐风整个人身上都是雪,就那样直挺挺的站在院子里。

小刘氏同乔玉灵一起出来的,看到唐风这个样子,心疼极了,“哎哟,怎么这样了,快,快进屋里暖和暖和,这身上都是雪,是没进屋吗?”

说着小刘氏已经往招待客人的屋里走去。

唐风没有注意小刘氏的话,倒是急急的看着乔玉灵,“主子。”

乔玉灵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出事儿了,她淡淡的说“有什么话进屋再说。”唐风便只能忍住什么都没有说,跟着乔玉灵去了屋子。

到了招待客人的屋子,小刘氏已经去烧炭盆了,因为这个屋子里没有炕,所以感觉还是怪冷的。

刚进屋唐风就想说,乔玉灵给了他一眼神,“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找身衣服,你先换套衣服。”

明显能感觉到唐风因为一直赶路,身上的衣服早就透了。

乔玉灵刚出来,大刘氏就已经急忙忙的说“我回家去拿一套衣服给唐风,我家里有新做的。”

“好。”乔玉灵也不跟大刘氏客气。

大刘氏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乔玉灵将衣服拿进去给了唐风,这时小刘氏已经烧好了炭盆端了过来。

“快烤烤火,将衣裳换下来。”小刘氏说完之后,便立刻出了屋子,去厨房了。

乔玉灵一直站在外面等着,这时南宫辰维也出来了,看到乔玉灵一脸的严肃便皱眉问道“怎么了?”

乔玉灵摇头,“还不知道,让唐风先暖和一下再说。”

南宫辰维便没说话,站在那里陪着她。

厨房里,大刘氏已经在烧水了,小刘氏又跑过来说“玉灵呀,让唐风泡外热水澡吧,天气这么冷,别再冻坏了身子。”

“好。”乔玉灵应声,然后冲着里面道“唐风我进来了。”

“主子你进来吧。”唐风应声。

南宫辰维就站在门口,并没有跟着乔玉灵一起进去,大刘氏与小刘氏在厨房里忙活着。

乔玉灵进去之后,唐风便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主子,出事儿了。”说着唐风便将一封信给了乔玉灵解释道“这是从女人坊传过来的,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这信重不重要,直到我去那边办事儿,她们知道我要回这边,所以就将信给我了,当时我看到是给这边的就将信拆了。”

乔玉灵现在也没有时间跟唐风说话,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能让唐风大老远的跑回来肯定是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