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金天峰主动端着仙汤来到了金如双的房间,一副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的样子。

金如双都被他的表现给弄懵圈了,不停的嘘寒问暖啊,甚至还主动拿出金卡给她,说让她喜欢啥就买点啥,千万别亏了自己。

“大哥有事啊?有事就说啊?”

金如双精明着呢,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有事相求。

金天峰笑嘻嘻道:“哎呀,大哥能有啥事啊,就是最近看心情不好,整个人都瘦了好几圈,大哥心疼啊。”

“呵呵…谢谢大哥关心。”

金如双点头笑笑,对于大哥的话她还能相信几分,要是金天正开口,那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了。

“谢啥,我不是大哥吗。”

金天峰一把握住她的手,拍着她手背道:“双儿啊,大哥知道在家受委屈了,以后有啥事就跟大哥说,大哥替做主。”

“有大哥这句话,我心里就很开心了。”

金如双第一次感觉到了哥哥的亲情,可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作秀而已,金天峰这个好大哥形象…也即将崩塌。

……

清纯美白桑桑黄竹仪绿茵唯美写真

金天峰退出房间后,金天正就在旁边猫着呢,赶紧将他拉到了一旁。

“怎么样?搞定了吗?”

“嗯!”

金天峰从手上撕下来一层薄薄的粘膜,这是金如双的指纹,他刚才之所以握紧她的手,就是为了取指纹。

金天正拿过来仔细看了看,龇牙邪笑道:“完美啊,这一下…她想不嫁都不行了。”

这个损贼是要利用金如双的指纹签署血印契约,一旦契约签署生效,那就等于是有婚约了,属于是变相把她给卖了。

欧亚菲因为血印契约,洪峰不得不和云腾世家生死交战,这次是面对更强大的神殿宗,后果简直无法预料啊。

“二弟,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啊?”

金天峰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总感觉会出大问题,一时间有点后悔了。

“过分什么?就别杞人忧天了,等她离开金家后,可就是未来家主了。”

金天正这么一说,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为了这家主之位,就只能委屈小妹了,也别怪大哥心狠。

……

金天正这个败类,当天晚上拿着血印契约就偷偷来到了神殿宗,接待他的人正是欧阳坤的师弟,丁文豹!

这个人年纪不大,刚从海神学院毕业没多久,五官端正很有大侠风范,眉宇间也透着一股强者之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作为神殿宗最有资格继承宗主之位的人选,他在宗门内地位颇高,现在宗主在闭关状态,整个宗门上下都是由他全权主持。

丁文豹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白面小生,手拿一把折扇,身穿一身白色长袍,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金公子,这么晚来我神殿宗,可是有要事?”

金天正抱拳道:“见过丁师兄,在下前来是为了小妹的婚事,您也知道金家和神殿宗要联姻,不知道是门内哪位高手啊?”

金卯熙一直没说是谁,只说对方是神殿宗未来宗主,这将来的事情谁干断定啊?就算是板上钉钉都有可能发生变故呢。

“婚事?是说金如双吗?”

丁文豹笑问,金天正点头道:“正是,我小妹已经签署了血印契约,一听说能嫁到神殿宗,她真是激动万分迫不及待啊,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前来打扰。”

“哈哈哈…是吗?看来双儿姑娘对在下还很满意啊。”

丁文豹一甩手,优哉游哉的扇着折扇,只是笑容看起来有些邪恶。

“哦?原来就是丁师兄啊?”

金天正一脸钦佩道:“听说您现在是代理宗主,当真是年轻有为啊,双儿能找到您这么出色的丈夫,我金家都跟着蓬荜生辉啊。”

“哈哈哈…金公子言重了,师父正在闭关修行,在下也只是尽我所能。”

丁文豹挑了挑眉:“双儿姑娘签署了婚约,是确定要嫁入我神殿宗吗?婚姻大事万万不可马虎,金公子能全权代表吗?”

“当然当然,您看!”

金天正立刻拿出契约,这上面确实有金如双的血印,当然这一切都是他伪造的。

丁文豹扫了一眼,微微点头:“那好,既然双儿姑娘同意,那在下又岂会推辞,签了!”

他划破手指直接在上面按下血印,这契约就算是立刻生效了,就算是执行门都无权干涉,金天正的嘴角勾起一抹贼笑。

“丁师兄,契约您收好,等您和小妹见面时拿出来便是,天色已晚…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丁文豹眯着眼睛看着他走出大殿,拿起血印契约仔细端详了一下冷笑道:

“哼!伪造的还蛮像么,可不知道血印契约是需要修行者的灵气吗?看来金如双是被金家人给卖了啊,真是可怜的姑娘啊。”

……

次日下午,金如双按照约定来见面,地点就在群仙城一家高档餐厅。

她是独自一人前来,丁文豹还没到呢,等了差不多有将近半个小时,一个身穿白色西装,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是双儿姑娘吗?”

对方问道,金如双点头道:“是我,是…”

“在下丁文豹,神殿宗的人,也就是未来的夫君。”

丁文豹很自然的拉开椅子坐在了她对面,金如双脸色尴尬道:“丁少侠真会开玩笑,我们才见第一面,哪有这么快。”

“不不不!”

丁文豹摇晃着手指笑道:“曾经我有幸见过姑娘一面,那是海王星第十届修行者大赛,是陪同父亲一起来的,姑娘当时就貌美如花,今日一见…更是惊为天人啊。”

“呵呵…这样啊,多谢丁少侠夸赞。”

金如双机械的笑着,丁文豹伸手示意道:“点菜吧,这家餐厅的菜很特殊,我想…一定会爱上这里的。”

“随意就好,我吃啥都行。”

她不得不承认,丁文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举手投足都有着吸引人的光环,有情调、懂浪漫、看样子更懂女人。

他的眼神看似平淡温柔,实则里面夹杂着阴险狡诈,这种只有野狼才能发出的寒光,正巧在他眼神中一闪而过。

“好,那我就斗胆做主了。”

丁文豹喊来服务生,很潇洒的拿着菜谱点菜,最后又要了一瓶特色的仙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