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亲这个字眼,乔玉佳现在敏感极了,顿时警笛大作,慌忙问了一声,“玉楠,这是认识的人?”

“不认识呀,我之前虽然在京城住过,但对京城的那些官眷都不熟悉,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外面,更不认识了。”乔玉楠一脸懵。

乔玉佳嘴角抽了抽,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娘……”

小刘氏其实也没懂,“阳阳,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阳阳轻叹了一口气,只好细心解释,“京城官员女眷,知道三小姐和四小姐回来了,也知道两位小姐现在都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所以才带着人上门的。”

“娘,我不要。”

“娘,我还小。”

乔玉佳与乔玉楠几乎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东西,两人又急急忙忙去拉住小刘氏的胳膊开始摇晃,一边一个。

乔玉佳:“娘,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这才刚回来,我还没想着嫁人,所以我不想嫁,娘您可不能逼着我嫁。”

乔玉楠:“娘,我年纪还小,而且我可没想到过嫁给那些当官的家里,那些人规矩都多,我和三姐都是在村里野惯了的,您要是找个规矩多的,去了我们两个也会不开心的。”

乔玉佳:“娘,玉楠说的是,我们两个这个样子,嫁过去,别人说起来也只会说我们是辰王妃妹妹,到时候我们如果做错了什么事情,那丢人的可就是二姐和辰维哥哥一起了。”

乔玉楠:“是呀是呀,我们现在不光代表我们自己,我们还代表着二姐和辰维哥哥呢,娘您就算不为我们考虑,也要为二姐考虑呀,别给二姐丢了脸。”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两人一言我不一语说的好不热闹,小刘氏都快要被两个女儿摇晕了,再说她什么时候说要给她们找婆家了。

她是有这个打算,但孩子刚回来,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吃苦,她还想让孩子好好缓缓呢,没想过这么早就给两个孩子找婆家。

“行了行了,们两个这是不想要我这个娘了。”小刘氏声音提高了几分,乔玉佳与乔玉楠立刻收手,慌忙可怜巴巴看着小刘氏,那小眼神,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小刘氏见两人演的那样子,不由失笑,“行了,我还没想过给们找婆家,这事儿先不急,应该是京城有人听到风声,所以现在跑过来先提亲了。”

“娘,您真好,我还想多在家里待两年呢,这几年在外面都没有好好孝顺您和爹。”乔玉佳立刻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乔玉楠也立刻跟着拍马屁,“就是就是,娘,您这样想真好。”

阳阳在一边看着,不由跟着笑。

小刘氏真是怕了这两个女儿,“行了,人都来了,总要见见的,不过我会拒绝的,们放心吧。”

“谢谢娘,那我回院子啦。”乔玉佳说完风一般的跑了,乔玉楠见状也跑了,反正事情说清楚,只要娘答应就行了。

乔玉佳之前住的是乔玉灵的院子,但因为乔玉灵刚拿到国医府的时候,就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院子,所以乔玉佳的院子经过修葺和整理后,她现在已经住回自己院子一段时间了。

乔玉楠跟在乔玉佳后面,“三姐,等等我。”

乔玉佳听到声音回头看她,夸奖,“刚才很聪明。”

乔玉楠嘴角抽了抽,她能不聪明嘛,就上次说话的时候,三姐已经提醒过她了,如果三姐真的嫁了,那接下来就是自己了,她可不得好好听话。

有第一次上门提亲的,立刻便有第二个……乔玉佳每天躲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兄妹几个一起出去街上溜达,众人一起出去的,可是走着走着……就剩乔玉佳与乔玉楠带着小六逛着,小五与妞妞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小六看着两人买女人用的花呀什么的,一脸的无聊,可没办法,只能忍着,回家太无聊,出来跟着三姐她们至少可以透透风不是?他认了。

一直逛到天都快黑了,小六实在忍不住出声抱怨道:“两位,们不累吗?”

乔玉佳回头嫌弃的看着他,“累了?”

“当然,走一下午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小六提议。

乔玉楠也在一边附和,“三姐,我们也有好些天没有吃上火锅了,这好不容易出来了,去吃火锅吧。”

“行。”听乔玉楠提起来乔玉佳的馋虫也被勾了起来,立刻就点头同意了。

回家之后娘变着化样儿的做饭,她也是许久都没有吃火锅了呢,想想就流口水。

三人去了最近的火锅店,同样的店里早已经满坐,他们现在又是易容出来的,几人也不愿意以东家的身份去特意留出来的包间吃,于是就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上选了一个地方。

菜很快就上来了,三人也都饿了,放开了吃。

楼下一行人走过,男人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看起来心情一般,而他身后跟着的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路过火锅店门口,从里面飘出来的阵阵香味儿,男人停下了步子,抬头看着火锅店三个字,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不经意间,他竟看到了坐在二楼窗户口吃饭的乔玉佳,长像一般,与他梦里的那个人相差太远,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就被这个女人吸引了眸光。

男人身边的三人注意到自家少主的不对劲,纷纷抬头就看到上面的女人,三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人倒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可是女人眼底就闪过了一丝不悦,她出声道:“少主,我们还是快走吧,这天……似乎要下雨了。”

男人都没有听进去她的话,直接抬脚就进了火锅店,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直接上了二楼,他在靠近乔玉佳的那桌坐下,他正面向着乔玉佳。

若是乔玉佳抬头就能看到男人,可是她正吃得欢,眼里全都是菜,什么男人……她完全就没有注意到。

男人身边的女下属有些不悦,她站到了男人面前,对男人拱手道:“少主,我们应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