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讲了她之前听来的一些趣事,比如乔玉月,比如乔玉佳,比如乔玉楠,比如小六,还有乔玉灵吓唬媒婆,她与乔玉灵是怎么认识的等等。

这些说起来太长,所以秦晓燕讲了好几天。

除吃饭,其他时间秦晓燕都在邹玉身边,两人在农场里后面找了一处高地,看着地里的庄家,讲着故事,生活很美。

而乔玉灵则是不停的安排乔家村的事情,还有苏锦华又来了,是跟乔玉灵商量事情来了。

乔玉灵在苏锦华将乔湖送回来后,便告诉苏锦华她要将所有的铺子在每个国家都开起来。

苏锦华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同时又跃跃欲试,很欣喜。

最后乔玉灵便让苏锦华去准备,苏锦华住在县里,每天也很忙,所以在临走前来见乔玉灵一面,还有一些他感觉比较难的问题,与乔玉灵一起商量。

几天下来,乔玉灵将乔家村后续事情处理完了,现在主只剩下几国的消息了。

南宫辰维那里也一直在关注着进度。

徐家人也被乔玉灵接到了乔家村,对于这一点徐家人很感动,但是他们现在需要乔玉灵的帮助。

最后徐家人一致决定,没事儿的时候去农场帮忙。

乔玉灵无法,只好答应他们,不过他们都是自由的,没人会干涉他们。

清心丸子头少女的游乐记

倒是王奶奶与王爷爷开心极了,因为他们与徐家老两口能说上话,每天也有个伴,三家人经常一起在乔玉灵家吃饭。

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但乔玉灵的心还是没有放下,因为……她没有找到她师父,也没有找到她师父一家。

她已经让人将药铺开起来了,县里师父儿子住的地方,她也去找过了……没人。

于是她又派出去不少人去打听。

时间飞快,一个月后,乔玉灵与南宫辰维同时收到了准信,所以他国的南顺人都回来了。

这期间,乔家村的所有人也都回来了,就算是没有回来的也被证实死了,等等。

可是乔玉佳几个……就是没有消息。

乔玉灵心下有些慌乱,但是她相信他们都没事儿,只不过在什么地方等着她去救。

终于,乔玉灵打算动身回京,将家里人都送到京城,有赵家与王家照顾着,旁边就是辰王府,她就算去找玉佳她们也能更放心一些。

可是走的时候问题就来了,谁走,谁留。

乔玉灵一家肯定是要去了,但是小刘氏舍不得大刘氏,毕竟这些年都是相依为命过来的。

但大刘氏有家,值得一提的是王顶柱是在半个月前回来的。

其实王顶柱很早就可以回来了,但是他担心自己的爹娘和媳妇儿,便一路去找他们,先去找到爹娘,听到消息说他们回到乔家村了,王顶柱便放心了,才去找大刘氏,等快到地方的时候被乔玉灵的人发现了,知道大刘氏已经回村了,他便回来了。

小刘氏想让大刘氏与她一起去,可是大刘氏放不下家,放不下女儿……然后……

乔玉灵是无所谓,就算大刚叔一家想去,她也没有意见,毕竟她的府邸大,住得下。

最后经过几天的商量后,除了乔玉灵一家,大刘氏一家也去,乔玉香与小刚带着孩子一走去,不过大刘氏一家住一段时间便回来。

乔玉灵也邀请了徐家一家,但徐家一家没人去,他们拒绝了。

倒是乔海一家在乔玉灵一家走之前送了礼,没什么好的东西,就送了一些乔玉娇与吕氏做的女工。

乔玉灵很感动,东西不在贵重,心意足便可以了。

这次的变故让吕氏像换了一个人般,她看着乔玉灵一家带着善意。

乔玉灵注意到了乔玉娇脸上的伤,乔玉娇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到了吕氏身后,以前她瞧不起乔玉灵,后来乔玉灵家慢慢发达了,她更多的是嫉妒,可是现在知道乔玉灵与王爷在一起,她便没了任何心思,更多的是自卑。

乔玉灵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乔玉娇,便移过了视线,等吕氏他们走后,乔玉灵才看着小刘氏问。“娘,我看到乔玉娇……”

“娘,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情呢,当时北王朝的兵来……没办法,娘,将玉佳她们的脸都划伤了,后来你大伯娘看到划伤脸有用,便也将玉娇的脸划伤了,你看娘的脸回来后你一直用药,现在都已经好了,能不能……”

乔玉灵伸手打断了小刘氏的话,“娘,这些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去做,大伯母一家……总之改过就是好的。”

“你这丫头,娘就知道你会帮他们,你大伯娘这次来没有提,可能是感觉不好意思。”小刘氏说。

乔玉灵轻轻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后,她便进了自己屋子,然后闪身进空间,快速给乔玉娇配了药,出来后,她让小影追上去将药给乔玉娇。

此刻吕氏母女两人正在回家的路上。

“娘,玉灵现在可真好看。”乔玉娇由衷的说。

吕氏也轻轻点头,“玉灵丫头都是她自己的造化,所以心地一定要善良,以前娘做过很多错事,可是经过这一遭,娘感觉他们很好,若不是他们,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熬过这些年。”

乔玉娇说“娘,四叔是奶生的吗?为什么奶那么恨四叔,”

“你奶对其他人都不太好,你四叔嘴笨不会说,所以干得最多,吃亏也多,后来你四婶生不出来男孩,村里人的更是说三道四,你奶没少为这件事情生气。”

“可是四叔现在有小五小六呀。”

“那是现在,你忘记当时你奶为什么将你四叔一家赶出去了?”吕氏说完后又道“你奶现在疯了,你爷也还好的,再怎么说也是生你爹养你爹的,你四叔这些年这么照顾我们,也是因为你爷奶他们,其实嘴上说着分开了,但心里还是关心的。”

乔玉娇小脸皱到了一起,“可是奶好过份,小叔那么对村儿里的人,她竟然……哼。”

“好啦,他们也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了,所以玉娇,什么事情都有因果报应。”

乔玉娇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脸,有些难过,“娘,我这样就是我应该得到的报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