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延之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几人听到。

秦羽然有些意外,同时眼底也多了几分玩味。

墨行渊却是黑眸瞬间沉下去,抽出被秦羽然拉着的手,就要上前。

时遇也是被慕延之的话弄的一惊,眼神有些惶然。

慕延之看到时遇眼底的惊讶和无措,眼底的光微暗,眼神却依旧温和。

“原本你就是我请来帮忙的,是我没有提前了解清楚来的会有哪些人。”

他的解释很符合他一贯的绅士风度,时遇心里松了口气。

但旁边的人却并不会这么想,墨行渊沉着脸,走到时遇跟前,淡瞥了眼旁边的慕延之,一手搂住时遇的纤腰,冷着脸往里面走。

两人经过一旁站着的秦羽然时,时遇轻抿了抿唇,却没有说什么。

她知道自己的出现,或许会影响一些事情,但是,这是她的男人,就算是要报答秦羽然的恩情,她也没有想过,要将墨行渊让出去。

秦羽然站在原地,看着墨行渊和时遇的背影。

别人都是女伴挽着男人的胳臂,而他们,却是墨行渊主动搂着时遇。

清纯牛仔背带女孩小黄人游乐园写真图片

慕延之已经打了电话,有人从里面专门出来接他。

等他们都进去了,秦羽然才转头看一边表情生无可恋的墨彻。

“阿彻,你说,时遇知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

墨彻神情一凛,表情有些复杂。

“羽然姐,你什么意思?”

秦羽然看到墨彻那副震惊的模样,勾唇一笑,一掌拍在墨彻肩膀上,直拍的墨彻差点一个没站稳往地上趴下去。

“我就想起来突然这么一提,能有什么意思?!”

说完,她就转身往酒店里面走去。

墨彻却是站在原地有些发愁。

当年的事,他也不知道他哥是怎么打算的,但是设身处地的想想。

如果他是时遇,知道曾经有个女人,为了自己男朋友遭人凌辱折磨,精神失常,而且可能永远生不了孩子,也会不知所措。

毕竟这个人情,欠下的是一辈子,而且秦羽然不缺钱,她要的是墨行渊这个人。

要一个女人去忍受,自己的男人一辈子要去照顾另一个女人,谁受得了。

……

墨行渊搂着时遇进了贵宾专用的电梯,里面这会儿就她们两个人。

时遇抬眼看俊脸上神色不明的墨行渊,轻抿了抿唇。

“阿渊,我不是不相信你故意要过来的,延之之前帮了我许多,刚回国,说正好需要个女伴……”

她怕墨行渊误会自己不相信他。

墨行渊听到她的轻声解释,垂眸,低叹了口气。

“我知道。”顿了顿,“原本,我也是打算让阿让去接你一起过来的。”

时遇眨了眨眼,有些愕然。

墨行渊幽深澄黑的眸子盯着她,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小遇,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公司要倒闭了吗?”时遇下意识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墨行渊微怔,“公司很好。”

时遇问完也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墨氏如果要倒闭了,江城也不可能这么平静。

虽然不知道墨行渊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时遇还是认真的回答。

“如果你真的一无所有,你愿意学着带孩子分担家务吗?”

“可以。”

“愿意去尝试一份工资不高,需要为别人打工的生活吗?”

“可以。”

时遇点了点头,“那就没问题了,原本我喜欢上你的时候,你除了一张漂亮的脸吸引女孩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况且,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你真的一无所有,我也可以赚钱养家。”

其实比起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经常加班、还得时刻提防墨家明里暗里各方觊觎的生活,她更愿意和墨行渊一起,过普通人的生活。

那样,他也可以稍微轻松一些。

时遇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墨行渊漆黑的眸子盯着时遇,紧抿的薄唇缓缓拉出一个弯弧。

下巴抵着时遇的发顶,轻笑。

在电梯门开的时候,时遇听到他低沉的保证。

“所有的事我都会处理好,你只需要做你自己想做的。”

饭局上时遇一直安静的坐在墨行渊右手边旁边吃菜,商场上的这些事,她插不上手。

秦羽然就坐在墨行渊的左手边,偶尔有人要来给墨行渊敬酒,都被她给拦了。

“刘总,这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墨总今儿个还得开车,这酒我喝了!”

她这话一出,立马有人起哄。

“咱们秦总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墨总能有秦总这样的女人陪在身边,真是令人艳羡!”

正经事谈完,酒桌上难免有人开玩笑。

秦羽然似笑非笑的瞥了眼俊脸淡漠的墨行渊,又倒了杯酒喝了,却是并没有解释。

时遇听到这话,一直默默喝汤的动作顿了顿,但顾忌到这是对墨氏来说也很重要的饭局,没说什么,只是微微凑到墨行渊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我去趟卫生间。”

说完不等墨行渊回答,就起身往外走。

经过秦羽然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了顿。

时遇去卫生间洗了个手,身后就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她抬起头,透过面前的镜子,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秦羽然。

秦羽然轻勾了勾唇,走到时遇旁边的水槽,拧开水龙头,洗了个手。

“小遇,你也看到了,比起你,我更能在事业上帮助阿渊。”

“所以呢?”

时遇从旁边抽了纸巾,一点点擦干净手,转头看秦羽然。

“羽然姐,你很厉害,各方面都比我强,但真正喜欢一个人,不需要货比三家,只是因为是那个人而已。”

秦羽然轻挑了眉。

“如果阿渊对你的愧疚和感恩,就是你想要抢走他的筹码,那么你必输无疑!”

秦羽然嘴角的笑意淡下去,她的眼尾上挑,不笑的时候,带了几分凌厉。

“你知不知道我为他付出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他欠你的,我会和他一起还,因为从选择和他在一起开始,我就决定了,无论什么问题,都会和他一起承担。”